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官位交易明码标价假离婚变裸官

来源: 时间:2018-08-25 20:08:55

官位交易明码标价 假离婚变“裸官”

8日,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东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黄胜受贿案。检察院起诉指控:1998年下半年至2011年8月,黄胜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先后多次收受21个单位或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23万余元。

花50万可买个县委书记

据称,在黄胜主政德州期间,官位的交易渐渐由暗箱操作变为明码标价,县委书记50万元,县里某个局的局长20万元,最低价码是副镇长5万元。黄胜被“双规”后,不少人还将其敛财的矛头指向他的妻子严茜子。有友爆料,严茜子在德州开发房地产,凡是看好的地段,她会不由分说地强拆。

另有山东省委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次黄胜被查,与他的一名祖籍上海的女性亲属大有关系:“她找人成立空壳公司,几乎承揽了黄胜在德州能插手到的所有工程。 ”

在副省长位子上坐得并不消停

其实,黄胜在副省长位子上坐得并不消停。从2009年开始,黄胜在德州的“四大金刚”就接连落马。这让黄胜如坐针毡。

实际上,黄胜在贪腐路上也是做过一些“应变”准备的。一种说法称,黄胜深知中央对官员妻子或子女经商的一些规定,所以和妻子严茜子早就搞了假离婚,但他们离婚不离家,即使严茜子包揽的工程出了事,也可以找一个“与黄胜无关的理由”。

另一种说法称,黄胜的儿子黄严,娶了德州皇明太阳能集团董事长黄鸣的女儿,二人一同去了加拿大,而严茜子也办了移民手续。从这个角度看,黄胜是不折不扣的“裸官”。德州法院的一位人士告诉,据他所知,黄胜在德州时还没有如此明显地安排后路,应该是在他升任副省长之后。因为那时候告他的人明显增多,也许他心虚,提前做了准备。

在“行宫”洗鸳鸯浴

据称黄胜好女色。有传闻说,他每到一个地方视察工作,最后一项议程通常是找个陌生的姑娘去宾馆开房。德州某县一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对此说法表示怀疑,认为“连30%的可能性都不到”。他称,黄胜每到一个地方视察,派头非常大,不仅有警车开道,还会出动武警戒严,他想随便去宾馆开房,也不太方便。

位于德州市老城区的广川宾馆,是一些媒体笔下黄胜的“行宫”。有媒体称:“一出4楼电梯,迎面正对着一个大房间,里面有多个宽大的浴室供客人淋浴。黄胜等官员当年曾多次在里面洗鸳鸯浴。 ”据《羊城晚报》报道

说法

人送外号“黄三亿”

有人送给黄胜一个 “黄三亿”的外号,意指其敛财之巨,还有报道说他贪污了90亿美元。按现行汇率计算,90亿美元约合567亿元人民币,而德州市2010年全年的财政收入才只有72.9亿元,这显然不合情理。

以上内容来自:半岛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