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福记食品申请清算等待重组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05:44

福记食品申请清算等待重组

2009年11月3日北京国贸旺座的福记餐厅在正常营业,10月20日香港上市公司福记宣布停盘清算。

临时清盘人称福记大量中层员工离任,公司运营受到影响;福记称未破产,基本业务仍在正常运作

核心提示

10月20日,停牌近三个月的送餐服务业巨头福记食品服务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已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当日,高等法院委任德勤为临时清盘人,接管及重组公司资产。就在不久前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中,福记食品的创始人之一姚娟还以21亿元身家排名女富豪榜第37位。

福记总部位于上海,是通用汽车等诸多500强企业的工作餐供应商。2004年以3.1港元在香港上市后,股价最高时上涨到29港元。这样一个曾经被很多人认为有投资价值的企业,在陷入清盘窘境的同时,也陷入与同员工之间的劳资纠纷之中。

11月2日中午,位于国贸附近北京旺座中心的福记名肴会餐厅,像往常一样正常经营,就餐的客人来来往往。

这家餐厅的东家,总部位于上海的福记食品服务控股有限公司10月20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清盘申请。福记名肴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虽然听说上海总部那边要申请清盘了,但北京这边没有接到总部停业通知,周一到周五的客人并不少,“现在比刚开业的时候生意好多了”。

在就餐大厅看到,餐厅的消费水平不低,但中午就餐时间一桌一桌的客人基本“撑满”了整个餐厅。

“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总部宣布清盘的消息,前几天确实有一批供货商来这边要账,但这些事情公司都会解决的。”福记名肴会的服务员对表示。

错失动车组送餐业务

福记清盘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早在清盘之前,其在北京的分公司就已经陷入一场因资金短缺引发的劳资纠纷中。

在天涯论坛和百度贴吧,一些自称为福记员工的发帖者抱怨声一片。据福记在北京工作的一名员工反映,曾经参加过奥运会配餐及铁路送餐工作的员工,部分已经近两年时间没有发工资。

联系到一位因劳资纠纷把福记北京子公司告上法庭的中层管理人员。据他透露,2007年4月,福记在北京筹备动车组餐饮服务业务,并取得铁道部餐饮服务资格,开始和铁道部合作给动车组配餐,于是在当年4月份开始大量招人(仅动车组项目大概有800多人)。

由于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一时间给动车组送餐项目成了福记食品最赚钱的业务之一。福记在北京全资子公司澳特莱食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动车组业务的全部工作人员工资支出。这位员工说,“后来福记又争取到给奥运场馆送餐的机会,这对公司来说是件喜事,但为了节省成本,公司并没有再大量招聘人,我们两边的工作都负责。”

现年40多岁的骆师傅对表示,2007年被招进动车组送餐项目时职位是计件员,“其实就是搬运工,每天在北京西站装卸要给列车上送入的快餐。我们实行倒班制,一个班次下来要干19个小时。”随后,骆师傅也参与到奥运场馆送餐的工作中。

“由于分身乏术,给动车组送餐的工作质量就开始打了折扣,于是铁道部便对我们亮起了黄牌,要求下车整改。”但奥运结束后,动车组的送餐工作并没有恢复。

北京子公司陷劳资纠纷

骆师傅说,从今年4月份开始,公司就一直没有发工资了,而且两年来尽管总是要加班,也没有一分加班费,保险两年也一直没给上,劳动合同也一直没签。

骆师傅介绍,今年4月份后,公司让他们这些最基层的员工在家待命,公司在北京的办公场所已经被悄悄撤掉。此外,骆师傅介绍,福记现在北京十八里店的送餐工厂业务也属于停滞状态。“厂门口经常挤满了前来要账的供货商。”

据前述中层管理人员介绍,去年7月,由于种种原因福记公司失去动车组送餐业务经营权后,又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大批投资者撤离港股市场,福记股价“几乎在一夜之间崩盘”。与此同时,记因此前在相关项目上资金投入过多,资金周转出现停滞,在多重打击之下福记面临破产危机。

从去年11月份至今,上述员工多次和公司协商,要求补发工资、加班费、保险等,但公司董事长魏东在公司大会上宣布这些人并不是福记的员工。

为此,上述800多员工中的17个中层管理人员今年4月份集体上诉到通州区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4月27日仲裁结果公布,基本上按照这17人的主张判定。福记在接到仲裁结果后上诉到通州区法院,并在6月17日开庭。上述员工介绍,目前该案还没有结果。

“案子一直拖着没有结果,耗尽了我们的精力,现在大家也都各奔东西了。”这位员工说。

对此,通州区法院研究室相关负责人对表示,该案于6月17日开庭后并没有结案,目前还在审理中。审理期限为6个月,也就是说会在年底之前作出判决。

流失员工另起炉灶

事实上,这样一个高成长的公司突然宣布清盘,此前已露端倪。

黎嘉恩指出,福记近来大量中层员工离任,纷纷另起炉灶,带走许多公司客户,因此公司营运受到影响。为保障公司资产,所以福记食品申请清盘。“这也是公司申请清盘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黎嘉恩说。

而黎嘉恩指出的福记大量中层员工流失这一点,也从上海福记总部的员工处得到证实。

上海福记原秘书处的一名女工作人员向介绍,她已于今年7月份离开福记,原因是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今年以来,我们的工资都是每月只发一半,有时还要用发票来开。”她说。

据她介绍,目前福记在上海的中餐店还在经营,但是工厂早已经停产。她介绍,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就有大批的福记员工离职,其中,高层(如总经理级别的人)大部分都走了,中层也有一部分离开,基层员工走的还相对少些。

“我还算比较幸运的,7月份离职的时候,公司以前欠我的工资全部都给结清了,但是7月份以后离职的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听说有很多人即使已经离职了,工资也都欠着发不出来呢。”

除了普通员工离职,甚至高管人员也出现“异常状况”。

今年9月22日,福记发布公告第三次推迟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的上一财年业绩。福记表示,无法公布业绩,是集团的一位负责中国财务管理的高级成员因健康问题未能履行职责,但集团又不能全面与相关人员联络。

另外,早在今年4月和8月福记通过两次交易出售了旗下天宝公司金汉斯连锁餐厅业务,分别套现2.67亿港元和3.3亿港元。

金汉斯属于低端的主题餐厅,在经济危机下,生意几乎不受影响,反而略有增长。福记称,出售这一业务有助于提高公司运营能力和现金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