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女教师发日记揭家庭暴力暴打后被脱衣裤图

来源: 时间:2018-08-04 18:08:24

女教师发日记揭家庭暴力 暴打后被脱衣裤(图)

没受伤前的周娟

受伤后的周娟

周娟的日记

李云桥受伤后的照片。(李云桥提供)

女教师发私人日记揭露家庭暴力引热议

女方:他人格分裂、心理变态

男方:她任性蛮横、内心狂躁

欧晓敬

“五年的噩梦,我只想解脱。”近日,有友在华声论坛发私人日记,倾诉自己多年来遭遇丈夫噩梦般的家庭暴力。男方回复称纯属妻子捏造、预谋,自己才是真正受害者。究竟真相如何?

“暴打我之后,他脱掉我的衣服和裤子……”

看到,图片中女子嘴巴肿胀、手脚多处瘀伤,日记详细记录其多次被暴打经过,暴打细节表现出一个变态狂具有的行为。以下为日记部分内容:

2007.5,父母家沙发上,我说了句“你打我啊?”我以为他不敢动手,父母都在,他给了我一巴,我一句话也没说,妈妈打了他的手臂骂了他。几十分钟后,他对我嘻皮笑脸。

2007加红谷滩的路上,车里,讨论一个话题,意见不统一,我和他争论,声音压过了他,他用右手手背甩了我的左脸,我不说话。回家后他用烟头烫自己的手掌心,还说下次决不动我。

2007.12,红谷家里卧室,晚上在床上聊起了我屁股上的疤痕,他说我撒谎骗了他。……他的手指深深嵌入到我肉里,我停止一切反抗,他脱掉了我的衣服和裤子,把我抱在,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2008.4.19晚,我在学校当了两个晚上班,这两天我们没有通,我回家洗澡换衣服,在床上我和他谈话,他不准,反而说“而说一句话,我就掐死你。“我无语,睡觉,他足足给了我两耳光”

……

此外,该友还曝出丈夫手写的不再使用暴力的保证书,内容如下: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动手是不对的,我很心疼,也很难受,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对老婆好,听老婆的话,处处想着老婆,护着老婆……”

9月13日,图帖一发立刻引来疯狂转载,部分站直接编为头条,络沸腾了!几乎一边倒谴责其丈夫变态的行为,并对女老师报以同情,有的则为其出谋划策。

“太变态了,怎么能这样对待结发之妻。”“强烈要求相关部门处理此禽兽。”友们激进的言论充斥络。也有友质疑:“为什么要一起过5年呢?你没有朋友和家人吗?你被他施了魔法?”

女方:他人格分裂、心理变态,我只想早点结束这个噩梦

华声联系上发帖者,中她哭声不断。

她自称是江苏南昌市启音学校教师,名叫周娟,2006年与南师附小信息处主任李云桥结婚,一年后其夫脾气暴躁,动辄使用暴力,忍受多年后,现生育一子约9月大。“前不久,我下决心离婚,在家里咨询律师被他偷听到,过后,他开始毒打、辱骂我,打得我半死,后来报了警,警察处理后我朋友把我接走,现在我在妈妈家养伤,家里是不敢再回去了。”

“李云桥虽是教师,却是一个人格分裂的暴徒、心理变态的小人。和他结婚5年,我一直生活在拳脚相加的伤痛和阴影里,囚禁在一个不能有自己朋友的无形牢笼里”,周娟声称自己当初看走了眼。

“他第一次动手打我,是在一次驾车回家的路上。起因仅仅是因为他说大学教授是衣冠禽兽,而我觉得他以偏概全,为大学教授做了几句辩解。不想他抬手就给我一个耳光,我一时难以置信,但并未和他继续争吵,只想早点下车。我多希望那是他一时糊涂,没想到其实这还是他对我施以家庭暴力的‘序曲’。”

“此后,只要我稍有不从,比如我说他在卧室通宵看录像声音太大影响休息,或者因为学校工作需要应酬回家晚了(事实上每次都会事先打告诉他并做解释),他都会暴跳如雷,或用巴掌搧、拳头打、脚踹,或随手抓起桌上的硬物砸向我,或揪住我头发往墙上猛撞,全然不顾我的死活,经常把我打得遍体鳞伤,到处青紫。就是在我怀孕期间,都打了我三次。”

周娟告诉,她在李云桥的暴行下过了5年非人的生活,如今只想早点结束这个噩梦。

男方:我从来没打过她,她任性蛮横、内心狂躁,正预谋离婚

对于妻子所描述的暴行,李云桥深感无奈:“她所描述的东西,大部分是捏造的。我从来没有打过她,她的伤都是她发疯打我时受伤的。她这么闹,是有预谋的。”

对于此次闹剧,李云桥自称自己完全是受害者。“有一天,我竟听到她在问律师‘以家庭暴力起诉丈夫是否能多分财产、如何规避家庭债务’这些问题。后来,我发现房产等证件不见了,我因急着要,跟她心平气和地谈,她不但不理,还出口骂我,用指甲把我划出一道血痕。我为了不让她打我,便捉住她的手,但她用嘴咬我,撞我的手,我控制了半个钟,后来警察来了才也松开,她简直发疯了。现在她回娘家了。”

李云桥向讲述了婚后多年的“苦”日子。

“05年她跟前夫有个女儿不满一岁,06年她离婚后硬要跟我结婚,拆散了我和前女友。选择她时并不了解她的性格,我从来都对她很好。五年以来,她家里事情一概不管,每个月问我要钱用。生孩子后,我觉得很幸福,从来都是对她百依百顺,如果有一件不顺她意,她就抓狂,在家里摔桌子碗筷。半夜掀被子数次不给我睡觉。”

“最近孩子要人照顾,所以我母亲过来照顾,她不同意,说我母亲照顾孩子不科学,骂我又骂我母亲。那天她把孩子扔下后,闹离开出走。”

李云桥声称,周娟是一个极度狂躁的人,在单位和同事并不和顺,婚后动不动就自己外出旅游,或者玩失踪,非常任性习蛮。“为了孩子,我都容忍她。但现在她真的太过分了。”

随后,李云桥向发来了图片,看到李身上多处抓伤咬伤。

至于“保证书”,李表示很无奈。“那时她找我校书记闹,要我写保证书,我容忍她才写的,但我从没打他。”

当问到他接下去会怎么处理时,李云桥表示很矛盾,“离婚对孩子是一场噩梦,不离婚她又闹成这样,真不知道怎么办?”

南师附小:他人很好,无不良现象

南师附小的文校长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李云桥在学校表现非常好,受老师学生一致好评,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他对孩子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他有变态暴力等行为,也没听说过她打老婆,但是我们都知道她老婆时常闹离家出走,有一次我亲自跟李云桥云接她回家。”

“他们家庭有纠纷,如果07年开始暴打至今,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南师附小文校长还透露一个秘密,也就在他们发生冲突的前一天,李云桥还帮助她前夫的女儿来南师附小办理入学,忍受别人的风言风雨。

启音学校:我们正在努力调解

致电启音学校徐书记,她声称很关注这件事情,但不好对任何一方做出判断,只会努力帮他们协商、调解。询问周娟平日在学校的表现、待人接物等,徐书记均称不便回应。

[手记]

相爱,那就应该幸福的厮守

一个说人格分裂、心理变态,自己忍受了五年的家庭暴力,恨不得立即展翅飞去,脱离噩梦般的牢笼。

一个称任性蛮横、内心狂躁,自己才是受害者,因为孩子,现处在离不离婚的矛盾之中。

“清官难断家务事”,生活中总有太多的家庭纠纷,夫妻之间究竟谁对谁错?说不清,道不明,谁也不能给出断定。分,还是合?劳燕分飞,还是幸福厮守?别人也给不了答案,外人所做的只能是劝解与协调。

其实,所有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已心里清楚,选择结婚,就是选择承担,不仅得为自己负责,也要为孩子着想。

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果相爱,就应该好好地过日子,幸福的厮守,相互折磨只会让双方都痛苦。如果不再有感情,相处是一种楚痛,那还不如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