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打工少女挨冻通宵排队站票也未没买到泪狂飙

来源: 时间:2019-02-06 00:52:53

打工少女挨冻通宵排队 站票也未没买到泪狂飙

没买到票的旅客,你还可以试试“回笼票”   昨天中午,在缓冲区排队购票的旅客,从入口处成曲线一直蔓延到会展中心北门,足有千余米。

昨天是全省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正当旅客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时,一个身穿粉红色棉服的小姑娘号啕大哭,狂飙眼泪,从购票区出口狂奔出来,顿时引发排队人群的片刻“骚动”……

女孩叫伍秀秀,从前晚开始排队,昨天中午终于排到买票窗口,却被告知,连站票也没有了。

前晚开始排队 还是没买到票

秀秀今年20岁。2008年,秀秀和男友来到宁波高新区一家电子厂打工。今年,两人攒了点钱想风风光光回家过年。

前晚8点半一下班,秀秀就和男友骑电瓶车从梅墟出发直奔会展中心,快10点才赶到。

“听天气预报说这两天降温,我穿得特别厚,2件棉衣,1件羽绒服,外面还裹了1件外套,小板凳、垫子、热水袋能想到的都带上了。”秀秀说。

“刚到的时候,前面有一两百人,凌晨人逐渐多起来,不少人往前插队,后来武警来维持秩序让他们到后面去了。”秀秀说,本以为自己排位比较靠前,可一早进入等候区,她一下子傻眼了,前晚在这里排队的人就已经占了2个通道。

昨天中午12点半左右,秀秀终于领到一张编号为“”的排队单,撒腿就跑向售票窗。

“26号到湖南东安的3张。”秀秀将手里攥了很久的钱递上去。

“只剩站票了。”售票员说。

“卧铺和座位都没了吗?”秀秀话音未落,售票员又敲了敲键盘说,“现在连站票都没了。”

秀秀一怔,眼泪顿时涌了出来,她拎起小板凳,转身向购票区出口跑去,根本顾不上挤散在人群中的男友。

秀秀边跑边抹眼泪,终于,在3号楼的拐角处被赶来的男友“逮到”。

“别哭了,买不到票,我们就坐汽车。”男孩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

“父母过两天从福建回湖南东安,我们连车票都还没着落呢。”秀秀说,听老乡说,客运中心站没有到广西的长途车,只能到鄞州汽车总站坐宁波到南宁的班线,中途经过东安。

“同样需要24个小时,但票价要700多块,坐火车卧铺才320多,硬座只要170多。这么多的钱花在路费上实在不舍得啊。”秀秀说。

没买到票,又回缓冲区继续排队

昨天下午1点左右,所有缓冲区的旅客已经全部进入等候区。

发现,在缓冲区“请按顺序依次排队”的条幅下,不少旅客又自觉的排起了队伍。

“前面都没人了,你们怎么还不进去?”问道。

“我们刚从购票区出来,没买到票,打算排通宵明天再继续买呢。”一个穿着黑色棉服的小伙子说。他叫何兴伟,今年21岁,陕西安康人。2007年,跟随父母来到宁波,在江北一家五金厂打工。

“车票这么难买,要不是外婆总打叫我们回去过年,今年可能也不回去了。”他告诉,前晚上夜班,凌晨1点半下班后,就立马打的到会展中心买票,但还是“一票难求”。

票没买到,细心的小何打给妈妈:“我今晚还得在这蹲着,你们不用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