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内蒙古10名肾病患者医院透析期间感染丙肝

来源: 时间:2018-08-23 17:21:33

内蒙古10名肾病患者医院透析期间感染丙肝

10名肾病患者透析期间感染丙肝

事发乌拉特前旗妇幼保健院,院长称属于“科学的未知”

今年3月前后,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妇幼保健院做透析的9名肾病患者被确诊感染丙型肝炎。2009年11月,在该院做透析的一名肾病患者也被确诊感染丙肝。近日,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无法接受的事实

康金海无法接受39岁的儿子感染了丙肝的事实。

已从乌拉特前旗苏独仑农场退休的康金海儿子9岁那年患肾病后,高额的治疗费用压得夫妻俩喘不过气来,为了能延续儿子的生命,他们边找单位募捐边乞讨。

44岁的乌拉特前旗新安镇北场村民周埃蛇,一家4口靠种11亩地来维持生活。2008年周埃蛇患肾病后,家里失去了主劳动力,日子过得更是艰难。举债透析竟感染了丙肝,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聂玉兰患病前和丈夫做小生意。因长期受病痛的折磨,她变得暴躁、易怒、敏感,得知自己感染丙肝后彻底绝望。现在,丈夫罗树明和两个儿女日夜轮流守护着聂玉兰,提防她想不开自寻短见。

换肾梦想破灭

采访中,接触到8名患者:康二兵(39岁,乌前旗苏独仑农场职工)、李梁(22岁,乌前旗新安镇长胜村民)、聂玉兰(女,55岁,乌前旗苏独仑农场退休职工)、杨文泉(乌梁素海渔场职工)、周埃蛇(44岁,乌前旗新安镇北场村民)、侯建国(45岁,额尔登布拉格苏木赛胡洞嘎查牧民)、王茂生(62岁,乌前旗大佘太镇圐圙补隆村教师)、杨继东(35岁,乌前旗大佘太镇通顺泉村民)。

目前,8人仍继续透析,但因为感染丙肝,他们已断绝了换肾的念头。

多年以来,康金海最大的希望就是把自己的肾脏移植给儿子,现在儿子感染了丙肝,希望破灭,康非常痛苦。

资料显示,肾衰竭或尿毒症等晚期患者,最好的治疗方法是肾移植。在肾移植之前,患者只能选择透析来延续生命。而丙肝是一种主要经过血液传播的疾病,容易演变为慢性肝硬化和肝癌。正常情况下,医生不会给伴有丙肝的肾病患者换肾。

分机治疗存疑

8名肾病患者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病史不同,透析时间也不同,但各项医院诊断证明,他们在乌拉特前旗妇幼保健院做血液透析治疗之前,丙肝化验均呈阴性(通俗讲就是没有丙肝),透析期间也未曾在其他地方进行过类似治疗。

在今年3月之前,乌拉特前旗只有妇幼保健院有透析机,8名患者在该院做透析,少的每月3次,多的每周3次,每次透析费加药物共计500元。

据乌拉特前旗妇幼保健院院长张林介绍,该院透析机2008年便开始“严格分机”治疗。但8名患者表示,在2009年6月之前,该院透析机从未针对患者分机。

患者介绍,当年6月,所有在该院做透析的患者做了五项传染病化验,之后,康二兵、李梁、杨文泉、周埃蛇、丁玉洁、希尼呼、白羽被要求到新开设的小病房(7人后来都被确诊感染了丙肝)固定使用一台透析机,聂玉兰、杨继东、王茂生、侯建国在大病房治疗。

在分机治疗一个多月后,医院更换病房。几乎在同时,医院发现一个乙肝肾病患者,并针对这个病人专门空出一台机器,放在小病房。7人使用的透析机被挪回大病房。

回盐水时所致?

患者们说,在透析机挪回来后,他们多次看到医护人员在“回盐水”时,将这台透析机和其他透析机上的盐水混用。

据了解,“回盐水”是患者透析后,机器的管道中还存有一部分血,需要用盐水将管中的血推回患者体内。

“我们推测就是在‘回盐水’时被感染的,管中丙肝患者的血有可能通过盐水瓶传播给下一个使用者。”患者们说,他们曾看到有患者的血丝从管中通过针孔渗入盐水瓶中,也看到过护士将康二兵等7人使用的透析机上未用完的盐水瓶换到其他透析机上继续使用。根据相关规定,这半瓶盐水不能再使用。

由于妇幼保健院院长张林称“没必要”,没能采访到妇幼保健院肾病诊疗和透析室的人员,上述说法无法证实。

从乌拉特前旗卫生局了解到,患者被感染的原因还在调查中。

了解到,今年3月卫生部下发两份文件,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管理和规范医疗机构血液透析室,对透析机和病人分机、分区、分室。

科学的未知?

乌拉特前旗妇幼保健院院长张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事’属于‘科学的未知’。”

张林拿出一些上下载的论文,上面的数据显示:血液透析患者丙肝感染率,在国外为3%—68%(发达国家低,发展中国家高),在国内为25%—80%。他还特别提到,透析时间超过5年的,丙肝感染率比较高。

注意到,张林提供的文字材料中也提到:“强化基础卫生防护后,是可以降低血透病人丙肝感染率的,只要血液透析单位严格遵守、执行感染控制措施,可以防止通过血液传播病原体。这其中主要包括:针对医护人员和病人的教育计划、手部卫生、透析机的维护和消毒、医疗物品和废弃物的管理等”。

采访中,张林出具的一份文件显示,妇幼保健院对透析期间感染丙肝的患者,提出的解决办法为“对不能排除在我院感染丙肝且有临床症状,要求治疗的‘丙肝患者’,请有关专家制定治疗方案,医院先垫资进行治疗。”这份文件签发的时间是在聂玉兰等人发现被感染之前。

但截至发稿时,患者及其家属还没有得到院方的任何回复或减免费用。